业务领域

头发、衬衣颜色都被监控!日本恐怖校规促使16万名孩童逃学

近年日本中小学生拒绝上学人数连年上升,这些在日文中被称为“不登校”的学生人数去年创下历史新高,原先人们觉得这是学生本身的问题,但随著愈来愈多学生拒绝上学,让人开始怀疑日本中小学和教育制度是否有问题。

,10岁的伊藤勇太(音译)去年春天黄金周假期全家一起出游之时,告诉父母说他不想去上学了。几个月来,他一直非常不想去小学上课,因为他在学校被同学欺负,常常跟同学们打架。

遇上这种情况,日本父母通常有三种选择:第一是让孩子参加学校咨询,希望事情会好转,再来是在家中自学,最后则是送他去自由学校。他们选择了最后一个选项。现在勇太在自由学校爱做什么就做什么,他也变得更快乐了。

体制危机 拒绝上学人数暴增

勇太是日本众多“不登校”学生之一。根据日本文科省定义,该术语是指没有健康或经济状况,但连续缺课逾30天的学童。这个术语也有旷课、逃学、学校恐惧症或拒绝上学等含意。

人们对此一现象的态度在过去数十年来有所改变。1992年以前,“拒绝上学”被认为是种精神疾病,但到了1997年,这个术语变为更加中性的“不登校”。

今年10月17日,日本政府宣布中小学生“不登校”人数创历史新高,2018年缺课30天以上的学童人数达16万4528名,比2017年的14万4031名增加2万多人。

为因应此一问题,自由学校1980年代在日本兴起,是根据自由和个性原则运作的学校。这种学校是一般中小学和家中自学的替代选择,不会颁发学历证明,但就读这类学校的学生持续增加,从1992年的7424名增至2017年的2万346名。

图/日本小学生。达志影像

3大原因 孩子无法适应学校

根据日本文科省的调查,日本中小学生“不登校”有三个主要原因,分别为家庭因素、同侪问题及遭到霸凌。

这些辍学者表示,他们跟其他学生或老师处不好。12岁的女生森桥友惠说:“跟很多人在一起我感到不舒服。学校生活很痛苦。”

友惠患有选择性缄默症,在公共场合无法开口说话,“我不能在家里以外或家人不在身边时说话”。

她也很难适应日本学校的严格校规,“紧身裤不能有颜色,头发不能染色,发带颜色也有规定,且不得戴在手腕上”。

规定太多 近年还变得更严格

许多日本学校严格规范学生仪容,甚至逼他们将天生带点棕色的头发染成黑色,天气突然变冷也不让学生穿紧身裤或外套。某些情况下,连内衣(又称衬衣)颜色都有规定。

日本中小学在1970跟1980年代为遏止暴力和霸凌行为,实施了严格校规,虽在1990年代松绑,但近来又变严格。这些校规被称为“黑校规”。

友惠现在像勇太一样,在东京的多摩川自由学校就读。根据学校与家长和学生间的协议,学生无需穿校服,且可自由选择自己的活动,他们被鼓励遵造个人技能及兴趣发挥。校内有电脑室以及图书馆,馆内有漫画与图书可供阅览。

学校气氛很随意,就像一个大家庭,学生们在公共场所聚会聊天,一起嬉戏。

学校负责人吉川隆说:“这所学校的目的是发展人们的社交能力。”无论是透过运动,玩游戏还是学习,重要的是要学习不会在一大群人中感到惊慌。该校最近搬到了更大的地方,每天大约有10个孩子来上学。

图/仅为情境配图。shutterstock

“问题出在沟通”

吉川隆在2010年于东京府中市住宅区内的三层公寓里,开设了他的第一间自由学校。

他说,“我原本希望收15岁以上的学生,但实际来的人只有7、8岁。多数人因选择性缄默症,都很安静,在学校他们什么也没做”,并认为沟通问题是多数学生拒绝上学的根源。

他投入教育事业的历程也有点曲折,在40岁出头时告别了上班族生活,因为对升迁不感兴趣。他的父亲是医生,他想跟父亲一样想为社区服务,因此成为一名社会工作者并收养小孩。

这个经验让吉川隆看到孩子们面临的问题,并意识到多少学生因贫穷而受苦,或是家暴受害者,以及这些对他们学校表现带来了多大影响。

名古屋大学教育专家内田良教授说,传统学校学生面临的部分挑战是班级规模过大,“一个班有40个学生,一年到头在同一间教室,很多事情都可能发生”。

人口密度太高 社交问题会放大

内田表示,朋友情谊是在日本生存的关键,因日本人口密度太高,若不跟他人好好相处和协调,就无法生存。这不仅适用于学校,也适用于公共运输跟其他公共空间,因为这些地方都太过拥挤。

但对许多学生来说,适应环境是项问题。他们在人满为患的教室,不得不跟同学们一起在狭小空间中做所有的事情,因此感到不舒服。

内田说:“在这种情况下,感到不舒服是正常的。”

更重要的是,学生们年复一年都待在同一班级,若出现社交问题,上学会变得很痛苦。

内田说:“就这一点来看,自由学校提供的支持是非常有意义的。在自由学校中,他们不太关心团体,倾向于珍视每个学生的想法和感受。”

图/仅为情境配图。Ingimage

教育体制 无法发展孩子多样性

但即便自由学校提供了另一种选择,教育体制本身仍是个问题。内田认为,没有发展学生的多样性是侵犯他们的人权,许多人也同意此一看法。

目前,日本社会对“黑校规”与学校环境的批评日益增多,近来《东京新闻》一篇专栏文章更将其描述为侵犯人权,以及阻碍学生多元发展。

今年8月,反黑校规活动团体“废除不良校规!专案”向日本文科省提交逾6万人连署的请愿书,要求对不合理的校规进行调查。大阪府下令所有高中检视校规,约4成学校进行了修正。

内田还说,日本文科省现在似乎认为旷课不是一种反常现象,而是一种趋势,默认“不登校”并非学生的问题,而是他们对教育制度未提供令人满意环境所做出的反应。

本文转载自2019.12.26“”,仅反映作者意见,不代表本社立场。

联系我们

CONTACT US

联系人:

手机:

电话:

邮箱:

地址: